01 亮眼的粉紅色

 

當著眾傭兵的面,在這短短三十分鐘的討論之中,他不知第幾次將從窗口飛入的信鴿連同那封亂七八糟的信從三層樓的高度丟出去。

「…???」

面對眾傭兵不敢問,只好拼命放出的好奇問號攻擊,他選擇擺出一臉「不要問」的嚴肅面孔,繼續將會議開下去。

等菲爾德等人從他的辦公室離開後,他越想越不對勁,總覺得好像有甚麼事沒完成的…對了、戰書啊,難怪他覺得最近很悠閒,原來是還沒有出戰嗎?

戰書一向是由潔西卡書寫,打從上個月要潔西卡準備宣戰的相關事宜後到現在,因為被瑣碎的事纏身了,所以他一直沒時間去詢問潔西卡相關後續。

不是他急著開戰,而是因為敵方將領連日來多次的奇怪信件騷擾,已經徹底把他生來就不怎麼豐沛的耐性相關資源消耗殆盡了。

是男人就把話說清楚!是敵人就該你拿刀我拿劍戰場上分勝負!憑甚麼他要莫名其妙的聽對方的家世告白!你背景有貴族血統干我屁事我就是死老百姓平民出身啊怎樣你咬我啊混帳!你上有老母下有弟妹關我甚麼你是忌妒我無事一身清沒父沒母是嗎!靠!!

他的耐性不好是誰都知道的,整個清風嶺都曉得他們家領主脾氣就是一整個虎樣,要向他報告,連報告書都要在三確認沒有冗贅餘辭,否則就會被像老師對待小學生一樣,報告書上滿是被紅筆劃起的圈圈叉叉。

他也知道自己脾氣不大好,但至少在戰事上面,他絕對有足夠的耐性,去推斷與評判敵人的動向、意念、目的,簡直就與平常的他截然不同的冷靜。

不過現在不在戰場上,所以他可以不用這樣。

正當他準備起身去尋找潔西卡,詢問宣戰書的下落時,正好他的軍師出現在門口,手上抱了一疊文件。

「早安,索爾。」銀髮女性軍師臉上是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我幫你把領地最近的收支、貿易紀錄都抱過來囉!」

「放著就好。」

「啊、還有,上次的宣戰書我已經幫你寄出去了。」

「已經寄了?那怎麼都一個月了還沒動靜?」

美麗的軍師將文件放到索爾伸手就能拿到的附近小桌上,微微偏過頭,一臉不解。

「不知道呢,因為你說這封信必須要能確保敵軍將領會在收到後馬上打開,所以我特別選了很亮、很亮的粉紅色唷!」

 

「啊、還是我應該要選桃紅色會更亮一點呢…嗯?索爾,你不舒服嗎?怎麼一臉頭很痛的樣子呢?」

 

今天的清風嶺,依舊是一如往常的平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徒閻天 的頭像
司徒閻天

不落方舟

司徒閻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