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題  

 

 

遙遙欲晃的空間正在以無法用肉眼窺視的速度崩解。

 

只是在末日來臨前,時間都不會為了誰倒退擱淺或停歇。

 

 

 

一雙手臂從後方攬過他的肩膀,不等開口,一個強而有力的肘擊就把對方接下來的話全部逼回去,面上帶著依舊溫文的笑。

 

「我不記得我將你教育成這樣不知禮數的孩子啦…」嘶牙咧嘴的揉著腹部,如果這力道再狠一點,以正位置之正確來看,要打斷一兩根肋骨不是難事。

 

「親愛的Howard,我也不記得我有曾經接受過任何謙恭良儉、且來源是你的教育。」

 

「嘛,我就是喜歡你這點。」紮著短馬尾、下顎還有細小鬍渣的男人笑了起來。

 

「承蒙厚愛,甚感榮幸。」Alf微笑,「不過榮幸之餘,該來的例行公事還是要來。」

 

單手一揮,將資料從螢幕中拉出,在辦公桌上投立出一個影像,爆破、火花、尖叫、和不間斷的開槍;左側跑出一串數值與文字,時間地點人數傷亡等基礎資料,而彈道計算、槍枝項目等也並列其中。

 

「噢,Eric的報告才剛整理好,就先送到你這啦?難怪我的桌上挺乾淨的。」Howard摩娑下顎。

 

「你不得不承認這個做法聰明至極───因為這份報告已經在你桌上放了整整十七個小時零五分,而我始終等不到我應該收到的整理與匯報。」Allf伸手將畫面調整、定格,並拆分成許多獨立畫面拉開。

 

「我編派了十九名身經百戰、行動俐落並且個別戰鬥力都在水準之上的精英給你的小隊,我也很慶幸你沒有讓這十九個人的任何一個遭受到不明不白的損傷或殉職,只是我想在這次的任務中,除了把內賊從軍隊裡找出來、給軍火商一個小小的下馬威之外,並不包含用這樣華麗盛大的聲勢毀掉半個城鎮。」

 

戴上平光眼鏡就代表這時的Aif已經轉回了那個毫無情裡可以溝通,眼裡只有成功失敗和額外副帶條件的軍需官…而這次任務成功所副帶的額外帶價確實有點太超過了。

 

就如表面上的毀了半個城鎮、Moscow的南半邊全部陷入火海,同時也癱瘓了當地的經濟與所有正常運作,他是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沒錯,只是他不認為該這麼簡單就放過眼前的人一馬。

 

畢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Howard只是笑嘻嘻的將一個畫面獨自摘取出來,那是一個死角,一塊破舊的披風,一雙眼睛和一張髒兮兮的臉正從裡面害怕的望出來。

 

等到辦公室的門再次關上後,Aif將文件隨手一扔,任其飛舞在半空裡,

直到落在鋪著溫暖厚實地毯的地板上。

 

他沒興趣知道那枚該死的子彈是怎麼樣被另外一顆子彈打偏彈道、然後奇妙的打重軍車的油箱、再連鎖反應的波及旁邊的車輛最後釀造出一片火海,只因為那顆子彈本來會打中一個躲在角落的小乞丐。

 

對,火災來得突然,但沒有民眾的傷亡───傷亡的只有無生命的建築家具民生品───聽起來很荒唐,但確實Howard就是做出這種事的人。

 

他突然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為了一個人而做出荒唐事,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對了,好像是因為,他已經沒有值得這麼做的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司徒閻天 的頭像
司徒閻天

不落方舟

司徒閻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